新浪官方微博 三星堆博物馆 立即关注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 日本语
 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图书
从彝族神树崇拜看三星堆出土青铜神树(提要)

 

李绍明(四川省民族研究所研究员)

   1986年夏,在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中,发现大型青铜神树二件,被称为“I号大型神树”和“II号大型神树”。同时出土的还有青铜小型神树残件四件。以I号神树论,树干上有九枝杈权,每枝上立一鸟。树干上和树枝花托下有光环,环中有透雕的炯纹,应是太阳之象。树侧有一条自上而下的龙。据《三星堆祭祀坑》(发掘报告)之《结语》推断:“此树可能与扶桑的传说有关。” II号神树上端残断,但从整体结构来看,应与I号神树类似。不同的是II号神树底座呈喇叭型,三方各跪座一人。《结语》推断:“可能是'若木'或者与祭祀月神有一定关系。”II号坑的小铜树下端一分成三枝,树枝呈两股瓣索状,树尖的果实上站立一人面鸟。据《结语》推断:“可能就是传说记载中的司木之神,句芒。”学者们对这些神树的认识不同,有以为系社树(俞伟超),有以为系古蜀三星堆青铜文明的独特产物(徐朝龙),有以为具有复合特征的通天神树,不仅是扶桑、若木的象征,而且也是天地之中建木的生动写照(黄剑华)等等,不一而足。

  笔者以为神树信仰乃是世界各民族在初始阶段的原始宗教信仰一个普遍现象,并非三星堆文化所特有。今试从我国西南人数较多,分布较广的彝族神树信仰的民族学资料出发加以佐证,并诠释彝族神树信仰与三星堆出土神树之间的某些相似现象。以为三星堆这些神树以释为社树的较妥。

  一、彝族神树信仰具有普遍性。现今彝族共776.23万人,分布于滇、川、黔、桂数省区。彝族在民主改革前社会形态各异,分别处于奴隶制、封建农奴制、封建地立制,乃至资本主义萌芽诸阶段,但其信仰仍基本停留于原始宗教阶段。原始宗教信仰的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等在彝族信仰中均有体现。其中自然崇拜中的神树崇拜具有普遍性,各地皆有。现以云南弥勒西山、石林圭山一带的祭神林(神树)信仰——祭密枝(密枝节)为例加以说明。

二、彝族神树信仰具有典型意义的为祭龙节。在云南红河石屏一带的彝民,春耕前举行祭龙大典,含有祭祀天地、农业和自然保护神之意,祈求岁时安康,人畜兴旺,五谷丰登。选择在神林中一株最高最壮的神树前举行祭祀。神树称龙树。龙树下搭设龙宫,中置两枚巨大椭圆型卵石,象征雌雄,并以红线系在一起,象征阴阳相交,再以此红线顺龙树根部向上牵引,直通龙树顶端,以示通天地之灵气,可以繁殖人畜与作物。此与三星堆出土I号神树附有一龙自天而降,以交通天地灵气极其相似。

三、彝族的铁柱信仰是自然神树过渡到金属神树的表征。在今云南弥渡尚留存着的“南诏铁柱”为南诏建极年间所建。南诏王室为彝族。据《南诏图传》所绘图画及文字解释,南诏得国系来自白国首领张乐进求之禅让与南诏首领细奴逻所致。而张氏讓国乃由于张、细等九人曾同祭于此铁柱之前身的铁柱,时有一鸟自铁柱上飞下,想于细氏右肩,久而不去,众皆以为神异,故张氏遂以国镶之。这表明此铁柱当五神柱,而鸟当为神鸟,故能交通天地体现天意与君权神授。铁柱上看神鸟凄息,知此铁柱原型为自然神树之树干演变而来。由此,自然神树信仰为原生形态,而金属的铁柱(铁树树干)信仰为次生形态。从彝族铁柱信仰可以推知三星堆青铜神树信仰大体也曾经历过这样的历史过程。尤可值得重视的是三星堆青铜神树上有神鸟,而南诏铁柱上亦有神鸟,二者的功能可能亦并非二致。至于三星堆神树为九枝,而拜云南铁柱者亦为九人,其中可能也有着文化内涵的联系。

有如上述,三星堆出土古代文物可补民族学资料之历史不足,而现实的民族学资料又可为三星堆出土之物在当时之使用提出有力佐证。从现今彝族祭祀神树,铁柱的礼仪及内容,可推测出古蜀人祭祀神树之大体状况。



三星堆博物馆 · 广汉市文物管理局 Copyright 2011 SXD.CN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05012092号 电话:0838-5500349 传真:5500349 馆长信箱:sxd@sx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