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官方微博 三星堆博物馆 立即关注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 日本语
 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图书
古代楚、蜀关系与三星堆文明断想(提要)

 

蔡靖泉(华中师范大学楚学研究所教授)

 

    20多年前,巴蜀文化研究专家徐中舒先生在《古代的楚蜀关系》一文中指出:

    蜀地创代的重要首领开明氏,本来就是荆楚之人……开明氏及其族落带来荆楚之人的音乐来到蜀地,必然还传播其他一些荆楚文化……文献中记载的荆人鳖令死而复生、受蜀王杜宇禅让而为开明帝的传说,显然有后世蜀人神其人、美其事的成分。近年来,学者在充分利用考古、文献和民族的材料进行综合研究的基础上去虚探实,认为历史的真相应是:“(开明氏)率部及巴人沿江而上,到达成都平原后,治理了水患,定居下来。继而与蜀杜宇部族发生战争,击败杜宇,虏其族人为奴,融合楚、蜀、巴,形成蜀晚期的新文化。”

    鳖令人蜀的时间,或许是在商代晚期。商代、半姓荆楚“居国南乡”,在殷人“挞彼殷武,奋发荆楚”的打击下,奔亡流落,“或在中国,或在蛮夷”。鳖令或为荆楚部族中一支的首领,因避殷人南进兵锋而率部南奔长江又溯江西上,经巴入蜀后最终取代望帝杜宇而建立开明王朝。开明氏王蜀后,便创造出带有楚文化因素又融楚、巴、蜀文化于一体的新型蜀文化。蜀地发现的许多春秋战国墓葬,已清楚地反映了这种文化特征。

    至于《华阳国志·蜀志》所谓“七国称王,杜宇称帝……遂禅位于开明”之说,乃如其说“周失纲纪,蜀先称王。有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一样,恐因传说久远而失真,应该予以辨证。早有学者指出,蚕丛开国不在周代,开明氏王蜀亦非战国。

    三星堆遗址,一般认为在考古学文化上“可划分为四期,这四期代表了从新石器时代到商周之际的一个完整的文化发展过程”其中,“第1期为新石器文化,第2期以后进入青铜文化”。集中体现三星堆文明成就的大量精美而独特的青铜器等文物,主要出土在属于第四期的二号祭祀坑里。学者指出,三星堆的四期文化,前三期是一脉相承而连续发展的,第四期则同第三期在时间上所间断和面貌上有着较大变化,并认为“第一期文化新石器时代晚期先民为四川盆地的土著居民;进入古国时期的第二至第三期文化先民属于同一民族。按时代先后其居分属于三个历史时期的三个部落,他们分别与传说中古蜀国的第一至第三代蜀国统治部落蚕丛、柏濩、鱼凫有关……第四期遗存可大致视为杜宇氏王蜀初期的遗存”。

    既然如此,若推测其前三期是蚕丛开国到杜宇王蜀时的文化遗存,第四期是开明氏王蜀初期的文化遗存,似乎更加合理。尽管商周之际的楚文化、或称先楚文化的面貌尚不清晰,但从东周楚文化来看,三星堆文化第四期的许多重要遗存,确实可与楚文化结合起来探讨其形成和意蕴。

    楚文化研究专家张正明先生在《楚史》中阐明:“传说时代楚人的先民生活在黄河中下游,文化属于炎帝统系,始祖为祝融,曾因善于观象授时而对农业的发展成令后人感念的贡献,有拜日、敬雷。崇火、尊凤、尚赤的风俗。”

因楚先民长期生活在中原的殷人卧榻之下,故楚、商文化关系密切,范文澜、郭沫若等前辈学者对此已有明确阐论。鳖令人蜀为王后,将商文化与先楚文明一并带人蜀地,且仿制出商式的尊、壘等青铜器,不啻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拜日、尊凤、尚赤的习俗及炎帝的文化渊源,在三里堆文化中有着鲜明的体现,学者对此也阐说甚详。二号祭祀里出土的“八鸟四牛尊"、“三鸟三羊尊,,等外表涂以朱色的青铜器及众多凤鸟饰件。明显地反映了“属于炎帝文化统系”的楚文化特征。

相貌最为奇特的“纵目"青铜人面像,已有学者指出当是《山海经》中描写为“直目正乘"的“烛龙、即祝融像,并且强调说:“我认为他是‘烛龙’,既可以说是掌管天侯的神祗,也可以说是蜀族的祖先神之一。”学者因此而问得好:“这祝融本是楚人的始祖……古蜀人和古楚人又是什么关系?”

    身高在1.7米左右的青铜立人像,或是立地顶天的武士神像。其脚下的方座,象征大地。其双手,当握有同坑出土的戈形器之类长长的武器。大人和壮士的观念,在楚人心目中根深蒂固。大人和壮士的形象,也为楚人高度崇敬。宋玉《大言赋》中述楚襄王与宋玉、唐勒、景差说壮士豪言,唐勒说的是“壮士愤兮绝天维,北斗戾兮太山夷”,宋玉说的是“方地为车,圆天为盖,长剑耿介,倚天之外”。莫非,这立人像,就是楚先民崇敬大人壮士的产物?

    青铜神树,何树何用,令人费解,众说纷云。其实,《山海经》中已对各种神树有着具体描绘。鲁迅早已指出《山海经》是“楚之巫书”,袁珂先生等又详予考明其是产生于楚地的楚人之作。神树用于祭祀等巫事活动中,还在出土楚文物中有所印证。长沙子弹库战国楚墓中出土的一幅《楚帛书》,其周边就既绘有怪异神像,又绘有表示神树的枝叶图形。似乎可以说,三星堆文化显示的巫风与楚国巫风是同源同脉、异地传承的。

    第四期文化上溯,前三期文化也并非与长江中游的荆楚古文化没有关系。学者已经认识到,三星堆文化与大溪文化、屈家岭文化乃至石家河文化都“有一定的内在联系”。其联系有多深,究竟谁影响谁,还值得深入探讨。就石家河文化而言,其玉雕人头像,就与三星堆的青铜人面像颇为相似,亦是粗眉大眼、阔鼻宽嘴的几何化造型,只是不及其更显夸张。

    总之,辉煌的三星堆文明,绝非“天外来客”。联系楚文化来探讨三星堆文化,或许更容易合理地破解其众多迷团,同时也能加深对楚文化、蜀文化乃至中国上古文化的认识。



三星堆博物馆 · 广汉市文物管理局 Copyright 2011 SXD.CN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05012092号 电话:0838-5500349 传真:5500349 馆长信箱:sxd@sx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