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官方微博 三星堆博物馆 立即关注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 日本语
 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图书
三星堆出土文物琐议(提要)

                                       

                                          张正明   董   培
                    (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中南民族大学民族与社会学院教授)
  

一、“纵目”
   三星堆出土的特大人面像——或称神面像,两只眼球呈圆柱状外凸十余厘米,论者大抵以为此即《华阳国志•蜀志》所记蜀王蚕丛的“纵目”。按,“纵目”亦见于楚辞《招魂》和《大招》况应即《山海经•大荒北经》所记的“直目”。“纵”或“直”是与“横”相对而言的,如东方朔《七谏•沉江》有句云“不别横之与纵”,王逸《楚辞章句》注日:"纬曰横,经曰纵"。特大人面像的两只眼球是横向外凸的,碍难谓之“纵目”。
    “纵目”的正解,我们认为可以在彝语支几个民族的神话里找到。滇东北彝族的人类再传神话说到:最初,人只有兄弟三个,都长着“直眼晴”,老大、老二品行恶劣,唯独老三心地善良,天神发洪水淹死了老大、老二,用葫芦救活了老三。洪水消退以后,天神让亲生的三仙女同老三结婚,三仙女嫌老三的直眼睛难看,于是,天神把老三的直眼睛变成了“横眼睛”。滇北纳西族的人类再传神话说到:滔天的洪水消退以后,只有一个叫做利恩的男人还活着。利恩娶了“直眼睛”的天女,他们连生三始都是禽兽蛇虫;后来利恩改娶了"横眼睛"的天女,一胎生下了三个孩子。滇东北傈僳族的人类再传神话,也说到了直眼睛和横眼晴。按,彝、纳西、僳僳三个民族都是彝语支的。还有一个普米族,语支虽未定,但也属于藏缅语族,又是纳西族的近邻。他们的人类再传神话说到天女既有直眼睛,也有横眼睛的,虽然是纳西族人类再传神话的改版。
    “纵目”的形象见于某些神像,长在额的正中,是直的,而另有左目和右目是横的,二郎神即如此。
    蚕丛纵目,表明三星堆文化的主人与彝语支先民族属相近。
    二、圈手
三星堆出土的特高立人像,双手的形状都是超大的圆圈,中空,左手在左侧而偏下,右手在右侧而偏上,当初大概斜握着一件器物。成都金沙遣址出土的青铜人像,双手也有状如圆圈的。
 按:青铜人像的圈手,亦见于陕西宝鸡茹家庄弛墓和云南晋宁石寨山滇墓。    茹家庄弘墓出土圈手铜人两件,男女各一。男相的一件两只圈手上下相叠、举在右肩旁;女相的
一件两只圈手也是举起的,然而一左一右,一上一下。两个铜人共四只圈手都是中空的,当初大概也握着某种器物。    石寨山滇墓出土执伞铜桶11件,每个铜桶的两只圈手都上下相叠在身前。有些伞柄仍在铜桶掌握之中,上有伞盖。
    茹家庄出圈手铜人的墓是西周早申期,石寨三星堆与长江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提要)集山出圈手铜桶的墓是汉代的。茹家庄的两个圈手铜人,其一高仅11.6厘米,其二高仅17.9厘米。石寨山的11个圈手铜桶,高度在25厘米与60厘米之间。无论前者、后者,与连座通高262厘米的三星堆圈手铜人相比,只能自惭形秽。
    既然年代是三星堆最早,茹家庄居中,石寨山最晚,那就应该相信,三星堆青铜文化的某些因素,曾经朝东北方向传到渭河中游,后来又朝西南方向传到滇池周围。假如文化的传播与族类的分徒有关,那就只有藏缅语族的先民能北至谓河而南至滇池。
    三、龙角
    在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上,有多种姿态各异的龙,它们都是长着角的。
    按,龙的造型,单就角来说,其演变过程大致是从无到有,从单到双。兴隆洼的块石龙和西水波的蚌壳龙,都是无角的。焦墩的卵石龙有一个近似角的棘,三星他拉的玉龙有一络近似角的鬣,商代的玉龙有独角。根据现有的实物资料,可以说龙的双角始见于三星堆。
三星堆出土的龙首柱形器,其龙首与鄂尔多斯式首刀的龙首近似,但有两支犄角。龙虎尊上的龙,有两支柱状直角。作为立人像座腿的四个龙首,各有两支弯角。神殿顶部的龙纹有两支长短不齐的弯角。I号大型神树的龙,鼻上和额上各有一支弯角,彼此形状不一,造型之奇令人不禁叫绝。
三星堆的龙角都是牛角状或羊角状的。五了余年以后,吴国才有了鹿角状的龙角。
    毋庸置疑,龙己进人古蜀人的信仰体系,并在其中扮演着耐人寻味的重要角色。



三星堆博物馆 · 广汉市文物管理局 Copyright 2011 SXD.CN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05012092号 电话:0838-5500349 传真:5500349 馆长信箱:sxd@sx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