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官方微博 三星堆博物馆 立即关注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 日本语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试解三星堆青铜立人环管状手之谜

彭元江

三星堆祭祀坑出土了数量巨大、种类繁多、诡秘怪异的各类文物,足以证明殷商中晚期至西周早期的古蜀国,正处于各种原始宗教观念杂存并茂的时代,近十几年来,史学家们通过对三星堆出土文物的研究,已揭示出三千多年前古蜀先民存在着对祖先英雄——蚕丛、鱼凫、杜宇的崇拜,也同时存在着对图腾自然物——蚕、鱼、凫、竹、太阳、鸡、树、山的崇拜。在2004年第4期的《四川文物》上有学者著文分析了三星堆存在的“眼崇拜”,令人深感三星堆还有许多待解之谜。

尽管人们已经发现和确认三星堆存在着为数众多的祖先英雄崇拜和图腾自然物崇拜,但对三星堆大型青铜立人的一双超常巨手,至今还鲜有人从原始崇拜观念的角度予以全面诠释。笔者以为三星堆存在着对环管状巨手的崇拜,其含义博大,影响深远。

古蜀人特定的“手崇拜”集中表现在大型青铜立人身上。为尊由三星堆二号坑出土的大型青铜立人可能是鱼凫王或某位“群巫之长”的形象。它通高2.6,头戴太阳花冠,两臂一上一下举在胸前,双手各自握成环状(见图一),手势十分夸张。据笔者掌握的有限资料,三星堆还有一尊头戴三叉高冠的青铜人像,双手在胸前也呈环管状。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有着一又环管状巨手的青铜人像在陕西西周墓葬中也有发现。宝鸡市博物馆就有两件这类藏品:其一为男相青铜人像,由宝鸡茹家庄1号墓出土,属西周中期,通高17.9厘米,秃顶,颧骨凸出,细眉大眼,宽鼻隆起,衣下有孔,双臂举至肩,两手握成环管状(见图二)。其二为女相青铜半身人像,由宝鸡茹家庄2号墓出土,属西周中期,通高11.6厘米,头戴三叉形发饰,穿对襟袍服,双臂下垂,两手也握成环管状(见图三)。这两尊铜像的出土地点正是建于西周初期的、与三星堆鱼凫族有密切联系的“(yu)国”王族墓地。而“(yu)国”很可能就是商周之际强盛的鱼凫族的一支由巴蜀地域进入渭水平原的结果;也有可能是当时随着周武王伐商的鱼凫族军队,因杜宇称王、鱼凫灭国而滞留在渭水平原的结果。但是,不管茹家庄出土的青铜人像来源如何,其夸张的环管状双手证明它们与三星堆大型青铜立人有着文化的同源性,而且以环管状双手的不同摆放姿势,丰富了三星堆青铜立人的文化内涵:或许它们作为帝王或是巫师,在祭祀时挥舞着巨大的环管状双手,窥天瞅地,向臣民们传达着上天之意、神灵之意、祖宗之意。夸张的环管状双手大大增加了神秘的气氛。

巨大的环管状双手是古蜀人出于对帝王或巫师的敬畏而臆构的夸张,但更可能是当时的“真实”存在。显然不论是谁,都不可能长有如此大的一双肉手。那惟一的可能便是帝王或巫师举行巫术礼仪活动时,双手握有两只制成环管状的手饰,即法器,并在袍袖遮掩下远远望去与真手浑然一体。这一双巨型环管状手形法器,若为青铜制造会因过重而不便使用;估计当为木质,其使用时的情景被铸成青铜而记录下来。今天人们看到的三星堆大型青铜立人像和宝鸡茹家庄出土的青铜人像,正是三千余年前古蜀帝王或巫师们在巫术礼仪活动中的真实形象,是他们多种姿态的瞬间定格。

然而,更耐人寻味的是,古蜀人为何如此崇拜环管状巨手呢?显然,对这两个用巨手握成的特殊形状所显现的“环状管道“圆”和其中的“虚空”,古蜀人赋予了某些神秘和神圣的理念。

环管状双手所握成的“空心管道”是对玉琮文化的继承和创新。众所周知,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到夏商时期,是“天”、“上天”、“天帝”观念的产生期和扬播期,玉石礼器滥觞于华夏大地。而作为祭器的玉琮,“内圆像天,外方像地”,其内圆即为中空的环状管道(正投影为空心圆),被视为能够穿天贯地、知古达今的通道,是人类与天地、神灵、祖先沟通的重要渠道。显然,古蜀国帝王或巫师们创造性地将这一观念移植在了他们自己的身上,让双手“长”成环状管道,无疑是在强调他们是超人,是人神;只有他们才能与天地、神灵、祖先对话,传达上苍的指示和祈求上苍的护佑。这是古蜀国帝王或巫师们非凡的独创。试想,当一位身材高大、穿着宽大袍服、面目庄严的人物站在烟雾缭绕的祭坛上,挥舞着一双硕大朋的环管状巨手、口中念念有词的时候,匍匐在四周的庶民百姓是何等的诚惶诚恐。就是直到今天,有着巨大环管状双手的青铜立人也会观者感赋予一种震慑力。

环管状双手所握成的空心管道,以“圆“和”“虚空”体现着古蜀人的宇宙观——哪怕当时仅仅是十分原始朦胧的宇宙观。如前所述,双手握成的空心管道与玉琮的空心管道一样,其正投影都是空心圆。而“圆”,无论平面还是环形的都应是人类印象中最神秘的几何图形,“虚空”则与“圆”伴生。对古蜀人来说,情况也是如此。有人曾猜测青铜立人举在胸前的环管状双手本应握有何种东西,其实可视作什么都握有或什么都没有握有;因为双手本来就是“虚空”,就是包罗万象的“圆”,就是宇宙。现今虽无法知晓古蜀人对此的确切用意,但我们可以从与古蜀人有着族源关系的彝族那里看出这种观念的端倪:古彝文的“宇宙”二字为“○⊙ ”,前者表示充满万物的空间(虚空的圆),后者代表不停转动的磨盘;即天地万物有虚空中产生、在虚空中永恒运动即为宇宙。这体现着一种对宇宙实质的深邃的认知。古人将至高无上的天视为“圆”,“圆”可作为天的代称并用来表示运转无穷,故而有“体圆用神”(《文史通义·书教下》)之说。

 

环管状双手以“圆”和“虚空”所体现的古蜀人宇宙观,在中国道教文化中得到表达。道教也崇尚“圆”和“虚空”,有名的太极图就是在一个“圆”里用黑白双鱼图,表达了“阳极生阴,阴极生阳”的客观规律。但最精湛的表达则在道教最高天神——原始天尊那里。正如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屈小强先生著文所言:三清殿中的元始天尊“是开天辟地、管天管地的最高天神”,“他‘左手虚捻,右手虚捧’,象征着‘天地未形,万物未生’时的‘无极’。”有的三清殿中,“元始天尊则捧一颗圆珠”,也是一种“无极”。(《巴蜀文化与四川旅游资源开发》第415页)显然,“无极”便是“虚空”,“虚空”亦是“无极”,均是指宇宙无形无象的本体。然而《管子·心术上》曰:“虚者万物之始也”。道家亦认为由“无极”生“太极”,再由“太极”分化出阴阳“两仪”,从而构成了包罗万象的宇宙。所以“虚空”和“无极”又是宇宙孕育化生万象的本体。在这里,无形无象与化万生象实际上都被巧妙地容纳在与双手有关的“圆”之中。尽管道教产生于东汉,但其发源历史却深植于中华文化的母体之上,“可以说,自从中华大地上有了智慧人类,中国道教的胚胎,就开始孕育、发生了。”(同上,第411页)所以,三星堆大型青铜立人环管状双手的朦胧“虚空”或许就是原始天尊双手的理性“无极”的先声,两者理念一脉相承。

纷繁复杂的三星堆文化是构建中国道教文化基本元素的重要成分,但惟有被古蜀人崇拜有加的大型青铜立人那一双环管状巨手超越了时间、地域和民族的局限性,作为一种可以外在显现的普遍形式,化生成原始天尊的双手而得到了新的生命。

参考资料:

1.《巴蜀文化与四川旅游资源开发》第七编第一章第一节,屈小强著,四川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2.《巴蜀文明探源——三星伴月》,屈小强著,四川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

3.《试论彝族达体舞的虚幻》,郭德全著,《凉山彝学》,2002年。

4.《中国青铜器图录》下,李建伟、牛瑞红著,中国商业出版社2000年版。

作者:乐山市科技局退休副研究员



三星堆博物馆 · 广汉市文物管理局 Copyright 2011 SXD.CN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05012092号 电话:0838-5500349 传真:5500349 馆长信箱:sxd@sx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