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官方微薄 三星堆博物馆 立即关注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 日本语
 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閺備即妞堟稉搴$崯娴?bigclass=閺堬拷閺傛澘濮╅幀?smallclass=閺冨懏鐖剁挧鍕唵
【三星堆两坑发现发掘30周年系列】一锄头、两个坑、一座城……

关于三星堆其名,有一个美丽的神话。传说玉皇大帝从天上撒落三把泥土,落在了广汉的湔江之畔后形成了三座大土堆,突兀地立于平原之上,犹如一条直线上分布的三颗金星,故名三星堆。在牧马河对岸,有一高出周围的弧形台地,富于奇想的人们于是将这片台地起名为月亮湾。三星堆与月亮湾隔河相望,亘古而来,形成了广汉八景之一——三星伴月。


三星堆遗址的发现便是从一锄头开始,到两个坑,再到一座城显现的过程。1929年,燕道诚的那一锄头,为世人开启了古蜀第一缕神秘面纱。


燕道诚的一锄头
开启一道历史大门

 

1929年春季的一天,四川省广汉市南兴镇一名叫燕道诚的农民正与儿孙在门前不远处清理水沟。突然,随着一声锄头撞击硬物的声音,他们发现了一个直径半米多长的“大石环”,接着挖下去,又发现了一大批躺在泥土中的玉石器。燕道诚在前清官府做过笔杆,是一位比较开明的文化人,被当地人唤作“燕师爷”。


燕道诚一看这些玉石器,知道是“宝物”,他怕张扬出去会遭到麻烦,于是不动声色地将这些“宝物”原土掩埋,待到夜深人静,他才和全家人一起连夜挖出搬运回家中,在微弱的油灯下清理出各类玉石器四百多件。


转眼时间来到1931年,燕家发现宝贝的消息已经广散开来。当时正在附近传教的英国基督教士、剑桥大学博士董宜笃得知后非常关注此事,但认为自己的外国人身份不宜直接出面,便找到当地的驻军团长、自己的信徒陶宗伯,专程去燕家借了五件文物带到华西协和大学(1910年由基督教会创办的医科大学,以下简称华大),请美籍地质学家戴谦和鉴定,戴谦和当即断定它们为商周遗物。同年6月,戴谦和与董宜笃在陶团长的协助之下来到月亮湾一带调查,当燕道诚听说自己挖出的宝贝对研究很重要时,便将家中“收藏”的一部分器物交给戴谦和带回华大博物馆保管。


(华大博物馆馆长、文化人类学与考古学教授、美籍传教士葛维汉)

1934年春天,在广汉县长罗雨苍的邀请之下,华大博物馆馆长、文化人类学与考古学教授、美籍传教士葛维汉带着发掘执照和审批手续率考古队前来广汉进行三星堆历史上的第一次科学发掘。

发掘结束之后,葛维汉等人将出土物送到县里,罗雨苍认为这批器物的科学价值很高,决定全部送给华大博物馆,而作为华大博物馆继承者的四川大学博物馆,目前仍在“为中国人永久地保存”当年这些来之不易的珍贵遗产。之后,葛维汉编写完成了《汉州发掘简报》,这是历史上第一份有关三星堆的科学报告。在报告中他十分准确地指出,这批器物的年代上限为铜石并用时代(新石器晚期向青铜时代过渡的时段),下限大约为公元前1100年(距今3100年)。事后郭沫若先生写信盛赞参与此次发掘的人员是“华西科学考古的先锋队。”




考古学家的“一锄头”
一座古城浮现



 

1953年,宝成铁路开工后,时任四川大学考古系冯汉骥教授为代表的四川考古界几次到三星堆一带进行考古调查。在多次调研之后,冯先生准确地预言道:“这一带遗址如此密集,很可能是古代蜀国的一个中心都邑。”

 

1975年春天,广汉南兴镇二砖厂工人在三星堆土埂上取土的时候,意外发现了大量的陶器残片,虽然取土活动被当地文物部门紧急叫停,但“三星堆”的那三个土堆从此就只剩下了半个。


1980年11月至1981年5月,四川省文管会、省博物馆和广汉县文化馆在三星堆脚下进行发掘,共发现房屋基址l8座、灰坑3个、墓葬4座、玉石器110多件、陶器70多件及10万多件陶片。这次发掘的报告《广汉三星堆遗址》中指出,三星堆是“一种在四川地区分布较广的、具有鲜明特征的,有别于其它任何考古学文化的一种古文化”,已经具备了夏鼐先生提出的命名考古学文化的三个条件,建议命名为“三星堆文化”。


1985年春,考古队在三星堆一段残存的土梁埂断面上试掘,发现叠压在三星堆一期文化层上的土梁埂是人工夯筑的,按其位置可能是一段商代早期的南城墙,西边戴家梁子长600米,东边陈家梁子长1800米,被砖厂挖去一段后,残存1100米。这样,东、南、西三面有城墙,北面是鸭子河,城中有古马牧河从西北向东南穿越而过,应是一座转角无城墙,未封闭的商代早期古城。



砖厂民工的一锄头
石破天惊的大发现



 

1986年3月5日,三星堆遗址展开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考古发掘。这次发掘分三个分掘区,在短短三个多月中,发掘了5*5米的探方53个,总面积达1325平方米,有的专家、学者认为,其丰富的底层堆积,可以为四川新石器时代晚期到夏、商、周的考古研究建立一个年代学的体系,可以作为古蜀文化的分期标尺。

在这次田野发掘结束后的一个多月里,1986年7月18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从三星堆旁的砖厂取土工地传来. ,广汉南兴镇第二砖瓦厂的民工杨运洪和刘光才为了厂里最后一窑砖的土,在考古队指定的范围取土。两人在一个台地上折腾了一两个小时,也没找到土层厚的地方。七月里,天气炎热,两人早已汗流浃背,就在他俩要准备放弃的时候,锄头底下传来脆响,迸出火花子,以为挖到了石头……



三星堆博物馆 · 广汉市文物管理局 Copyright 2011 SXD.CN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05012092号 电话:0838-5500349 传真:5500349 馆长信箱:sxd@sxd.cn 办公自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