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官方微博 三星堆博物馆 立即关注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 日本语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广汉宋墓出土文物抢救性保护修复

摘要:对广汉宋墓出土的文物进行抢救性保护修复,为考古发掘的第一手资料在科学研究上提供了时间的保障。在对出土金器的保护清洗中,认识到黑色锈状物金属硫化物的去除方法,通过氧化剂加少量氨水配置的溶液,可较好的清洗金器表面黑斑。同时,针对四川地区出土低温烧制陶器,在高相对湿度的环境下,为了能及时的开展对陶器的修复工作,以使陶器得到更好的保护。采用了密闭塑封陶器,放置变色硅胶对陶器进行脱水的方法。潮湿陶器经脱水干燥后,加固剂具有良好的透性及加固强度,改性环氧树脂胶保证了粘接的强度及稳定性。

关键词:广汉 宋墓 抢救性保护 陶器脱水

2007年3月,广汉市文物管理所在广汉市高坪镇双石村抢救性发掘了一座保存完整的宋代古墓,该墓为高坪镇双石村农民在挖沼气池时发现。整座墓葬长3.4米、宽2.2米、高1.4米,古墓顶部距离地表约有20多厘米,墓室顶部为平顶,使用9根近2米长、排列整齐的石条封顶。墓室呈南北走向,是一座砖石墓,四周砌有壁龛,并分布有随葬品陶制人物俑,两旁有耳室。墓室内部下方铺有木制防潮垫层,垫层上摆放着已经腐朽的木棺和随葬器物。木棺内有一具保存比较完好的遗骸,墓主身份不能确定。此墓从形制上推测为宋墓,时间大约为北宋时期。出土的随葬器物有金器、银器、青铜器以及陶器等30余件,此宋墓别具一格的墓型和刻字金箔等随葬物品的出土,为考古研究提供了第一手实物资料,对研究四川地区宋代民风民俗及丧葬制度等有重要的意义。由于出土时随葬物品均被浸泡于水中,受埋藏环境的影响,出土后器物状况堪忧,因此我们对这批出土文物进行了抢救性的保护修复。金箔以及出土的各式随葬陶俑是这次保护修复的主要对象,现对金器与陶器的保护修复所实施的方法进行总结介绍。

一、金器保护处理。

四件刻字金箔出土于一件上釉双耳罐中,双耳罐上盖一面铜镜,四件金箔藏于罐中,尺寸大小基本相同,长约10cm,宽约6.5cm,厚约0.05cm。有浓厚的民间剪纸风格,上面分别刻有“寿”“齐”“山”“岳”四个字。四件金箔出土时表面可见大量泥土层覆盖,由于金箔含有微量铁、银的合金成分,并受埋藏地下水中铁氧化物及水合氧化物的侵蚀而使金箔背面形成了局部的红褐色锈迹,金箔下部正反两面还有银氧化的黑斑及有机类污垢。“寿”字金箔出土时寿字形状已一侧残断且折叠变形,其余三件金箔字形均较完好。对四件金器进行如下处理:

1、蒸馏水清洗。金箔厚度很薄,在清洗过程中易使金箔产生变形,故采用小毛笔蘸水轻轻的洗去泥层,遇到较坚硬的泥土层用水软化后使用细竹签进行机械清除。未见表面结有石灰质的沉淀物。

2、红褐色锈迹酸性清洗。金箔背面大部分均被红褐色铁氧化物覆盖,考虑到酸性化学药品有可能对器物所带来的污染,对氧化层用酸性浓度较低的1%浓度稀释盐酸进行反复擦拭。

3、有机污垢清除。脱脂棉蘸1%浓度的氢氧化钠附覆于有机污垢上五分钟左右1],取掉脱脂棉用竹签机械方法轻轻去除污垢,反复进行直到清除完毕。

4、黑色锈状物清洗。墓葬出土有青铜器、银器,加上埋藏环境硫含量的存在,因此这些黑色锈状物主要是一些金属硫化物,如硫化银、硫化铜等。黑色锈状物在金器的表面粘附很紧,用机械工具很难除去,如若强行机械剔除易对金箔产生损害,故选择使用3%低浓度的氨水清洗金箔发黑部位。在清洗过程中,发现单纯的使用氨水清洗黑色硫化物的效果不是很好。考虑到氨水与金属硫化物络合后产生的硫离子,在酸性环境氧化剂过氧化氢的作用下可以氧化成单质硫,加快硫化物的溶解反应。因此,采用氧化剂过氧化氢加少量氨水的溶液,可对黑色锈状物有较好的清除能力。

5、金箔“寿”字折叠整形。“寿”字下部连接处断开往上部卷曲折皱变形,因金器具有良好的延展性及可塑性,金箔的矫形使用细竹签固定一侧平压伸展另一侧的方法,慢慢的直到整件器物舒展字形平整可视。金箔整形较易,但要求整个矫形过程中工作细致、操作轻柔、且有耐心。

四件金箔经机械和化学方法处理后,恢复了金器熟黄色的亮丽光泽,金箔器物上的纹饰均已清晰可见,视觉效果获得了很大改观,增强了文物的可观赏性。金箔字形原貌得以恢复,为金箔的研究提供了方便。

二、随葬陶器的修复保护。

出土陶器主要有吹火俑、文吏俑、仆俑、动物俑等,陶俑面部刻画细致极具写实主义风格。最大的两尊武士俑高约65厘米,其它人物俑高度在15~25厘米之间。这批陶器为低温烧制的黑色陶俑,陶器烧制火候差、温度低,陶俑的质地硬度较差。陶俑胎体具有多孔和吸水性,出土后当温湿度环境发生变化时,在陶器表面易形成可溶性盐类的污染2]。再加上此宋墓文物埋藏环境地下水丰富,可溶性盐类的反复侵蚀及墓葬坍塌泥土的挤压等原因,陶俑出土时浸泡在水中,表面潮湿且覆盖大量泥土凝结物,局部产生脱落、碎裂等现象,易断裂的部位头颈部及腰部出现残断。对这类低温烧制火候差的陶器,应尽快采取方法进行保护修复。

1、清除陶俑表面泥土。低温烧制质地差的陶器胎体成份发生水解,胎体疏松且强度降低,不易采用水清洗,否则易使陶器表面反复浸润造成疏松脱落3]。使用软毛刷对陶俑表面浮土清除,较难清除的硬结泥土凝结物,用脱脂棉蘸乙醇、丙酮等易挥发溶液覆附于硬结物上,待泥土层软化较松动后用细竹签剔除,毛刷刷除干净4]

2、出土陶俑硅胶干燥剂脱水。陶俑经浸泡于墓葬中,出土后陶俑表面湿淋淋的,加上四川地区常年的潮湿气候(相对湿度75%以上),放置于室内自然条件下的潮湿陶器脱水不彻底,不利于开展后期的陶器加固、粘接工作5]。且低温烧制的陶器内部质地疏松,在长期的高湿度下,陶俑会因为各种内应力以及重力的作用下发生断裂,出土潮湿陶器急需进行抢救性保护,及时脱水是很必要的。为此,采用把这些陶俑塑封于密闭的塑料袋中,根据陶俑器物大小在里面放置一定量的蓝色变色硅胶干燥剂进行干燥处理,为了防止陶器脱水过快产生的开裂,脱水过程仍需缓慢进行。硅胶变红色后每隔一段时间再添加新的变色硅胶,直到硅胶变色不明显,陶俑的脱水即可完成。

3、局部疏松剥落陶器加固。低温陶器的一大特点即是表面疏松粉化,不够坚硬结实。对此使用具有可逆性、渗透性强的树脂类B72甲苯溶液进行加固6]。为了保证有良好的浸润效果,用低浓度2%浓度的B72甲苯溶液对加固面反复刷擦5-10遍,视浸润情况每隔半小时可以刷一次,刷2-3次即可。

4、断裂陶俑的拼接修复。陶俑粘接面先用具有可逆性操作的B72甲苯溶液涂刷一层,然后使用改性环氧树脂胶粘剂拼接修复7],固化时用502胶先固定粘接面,以保证粘接后陶器的准确位置。选用环氧树脂作为胶粘剂,是因为环氧树脂胶具有室温固化、粘接强度大、收缩性低、毒性小、不易燃、耐水耐油以及其它介质等特点。此次用于陶俑粘接和修复的环氧组分是分子末端含有两个以上环氧基团的双酚A组分,固化剂为低分子聚酰胺,可改善脆性,提高粘接能力,为双组分环氧树脂胶粘剂。

陶俑环氧树脂胶粘接操作方法:

⑴待粘接面处理:先将待修复陶俑断裂粘接面使用棉球擦拭干净,后用丙酮、无水乙醇等有机溶剂湿润清洗、干燥。需反复擦拭,直到棉花上干净无污垢颜色为止。然后用5%浓度的B72甲苯溶液涂刷清洗后的待粘接面,一方面可以对粘接面进行加固以提高环氧树脂胶的粘附作用,另外如果日后清除环氧树脂胶只需将粘接面的B72溶除即可,有利于提高粘接修复操作的可逆性及便利性。

    ⑵环氧树脂胶配置:根据实际需要配置适量的双组份环氧树脂胶,分开放置在玻璃板或其它洁净不吸水的表面上,看使用量将两组份混合均匀。天冷不易挤出时,可用电热吹风对胶管进行加热,待胶管温暖胶软化后便可挤出。为了保证粘接时的胶接强度,将环氧树脂胶涂在要粘接或者修补的表面上前,先对待粘接面预热(40℃左右),这有助于使胶彻底浸润拼接表面从而提高粘接强度。

⑶拼接固定:陶器拼接时要找茬口拼正对齐,由于低温陶器断裂面易粉化造成拼接面局部缺失,而陶俑大部分都是头部脱落,因此在拼接时应根据陶俑断裂处的陶质颜色、人物造型、茬口拼对等情况进行判断。找到头部和身体拼对正确的陶俑后,在粘接面均匀的抹上环氧树脂胶,粘接时对两胶合面加点压力,以保证胶层挤实。因环氧树脂胶的固化时间较长,常温下2~4小时才能初步固化,因此为了保证固化时拼对位置的准确,使用502快干胶对粘接处局部各点进行固定,然后将陶俑主体放置于制作的沙箱内,环氧树脂胶经24小时后即可完全固化。

检查修整:粘接过程中拼接处溢出的余胶应该及时清理擦除,并在环氧胶完全固化前,对各拼接处进行检查修整,务必保持拼接面和器物面的平整,不对器物造成二次污染。

5、陶俑的石膏补缺。石膏的热膨胀系数与陶器相近,固化速度快且收缩性小,具有合适的强度与稳定性能,操作简便价格便宜。对低温烧制易破损的陶器,残缺部位有补配依据的使用石膏调和矿物颜料进行调色补配复原。

三、总结

出土器物是进行考古研究的第一手资料,这些器物的抢救性保护也是为了能够给后期的科学研究提供时间上的保障。在对这批墓葬出土器物的修复保护中,遵循了文物保护法中保护为主,抢救第一的原则。此次对广汉宋墓出土金器以及陶器的抢救性保护,在修复过程中获得了一些出土金器的清洗处理以及四川地区低温烧制陶器修复保护的经验:

1、金器黑色锈状物金属硫化物的清洗,使用氧化剂过氧化氢加少量氨水的方法,比单纯使用氨水进行清洗的效果更佳。

2、低温烧制陶器由于内部质地疏松,易吸水潮湿,特别是四川地区潮湿的气候影响,自然条件下脱水过程较长,不利于出土陶器的保护,需及早的进行抢救性保护。

3、相对湿度较高(80%以上)的环境下,对低温陶器使用变色硅胶干燥剂进行脱水,可以保证陶器在一定时间内脱水干燥,不影响陶器的后续加固以及拼接处理工作。

4、陶器在脱水干燥后,疏松陶器的透加固效果好,使用环氧树脂胶进行拼接修复陶器,即使在相对湿度较高的环境下保存亦可保证加固以及拼接修复的粘接强度,不易产生新的破坏。

 

参考文献:

1]宋迪生等:《文物与化学》,四川教育出版社,1992年。

2]郭宏:《文物保存环境概论》,科学出版社,2001年。

3]贾文熙、贾汀:《文物修复学基础》,中国社会出版社,2004年。

4]王惠贞等:《汉阳陵出土的陶质文物保护研究》,《第七届全国考古与文物保护化学学术会议论文集》,2002年。

5]成倩:《出土古陶器现场保护初探》,《第七届全国考古与文物保护化学学术会议论文集》,2002年。

6]方萍等:《陶器的加固》,《第七届全国考古与文物保护化学学术会议论文集》,2002年。

7]王宏钧:《中国博物馆学基础》,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




三星堆博物馆 · 广汉市文物管理局 Copyright 2011 SXD.CN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05012092号 电话:0838-5500349 传真:5500349 馆长信箱:sxd@sx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