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官方微博 三星堆博物馆 立即关注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 日本语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土遗址原址保护展示的实践与思考——以三星堆遗址灾后保护工程为例

摘要:

本文以三星堆遗址灾后保护工程为例,对三星堆遗址月亮湾城墙、三星堆城墙、建筑基址及祭祀坑等遗迹本体保护工程所实施的保护材料、工艺技术等进行阐述,并对产生的问题进行分析和探讨,为潮湿环境下南方土遗址保护研究提供实践经验。

关键词:三星堆遗址  土遗址  原址保护展示

三星堆遗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并入选更新后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是闻名世界的人类文化遗产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发现以来,经过80余年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和研究,基本确认遗址面积约1200公顷,其中古城遗址面积约360公顷。

近年来,在进行大遗址保护展示和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向公众展示城墙本体、祭祀坑等重要考古遗迹时,针对土遗址保护展示做了初步尝试,取得了一点经验,但仍然有未解难题。本文以三星堆遗址灾后保护工程为例,对土遗址所实施的保护材料、工艺技术等进行阐述,并对一些难点问题进行分析和探讨,不足之处,敬请指正。

一、 三星堆遗址概况

(一) 遗址位置

    三星堆遗址位于四川省广汉市南兴镇境内,东距广汉市区约7千米,南距省会成都市40千米。

(二) 遗址概貌

现有考古资料表明,三星堆遗址的文化遗物由金、铜、玉、石、象牙、海贝等大量精美文物和特殊文物以及成系列的陶器群组成,文化面貌独特,自成体系,又与中原文化及域外风格颇有关联;文化遗迹包括城墙、壕沟、大型建筑遗迹、一般建筑遗迹、灰坑、灰沟、墓葬、一般祭祀坑以及震惊世界的一、二号祭祀坑等,是一处以城址为中心,由居住址、作坊区和公共墓地等组成的遗址群,是面积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为丰富、等级最高的蜀文化中心遗址,基本代表了距今4800年至距今2600年间古蜀文化的文化面貌和发展水平,在巴蜀文明乃至中华文明的起源和发展史上具有极其重要和独特的地位。

(三) 保护展示现状

三星堆遗址保护范围内除自然形成的村庄和道路外,其余皆为农田和绿地,遗址掩埋于地下,只有古城墙及部分重要建筑基址现仍然耸立在地表,人工干预甚少,最大程度保持了其原始状态。这些遗存真实地保存了三星堆遗址城址形制、格局与建筑材料等方面的基本特征。

三星堆遗址展示的重要遗迹点,分别根据遗迹保存情况和展示要求采取了不同的措施:夯土城墙墙体的保护采取搬迁叠压在城墙之上的现代农舍,在墙体表面以本地浅根系草本植物替换深根系植物的办法进行展示。

对考古揭露的重要遗迹,采取地下封存、整体搬迁、保护性展示等多种保护措施,最大限度地保证了遗迹本体的真实性。对展示的遗迹文物,按照可识别和可再处理的原则,采取传统技术与现代科学技术相结合的方法进行保护,在材料、工艺等方面均保持历史的真实性。

二、工程概述

为了全面科学地保护展示三星堆遗址,开展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三星堆博物馆于2012年启动了三星堆遗址灾后保护工程,严格按照国家文物局批准的《三星堆遗址保护与展示设计方案》和四川省文物局审批的《三星堆遗址灾后保护与展示施工方案》的规定和要求,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文物工作方针,在确保遗址安全不改变文物原貌的前提下,对遗址的地面地下遗迹和生态环境进行全方位、系统的科学保护与展示。相继完成了月亮湾城墙剖面保护展示、三星堆残堆覆土保护、古城墙本体保护、考古探方及建筑基址复原展示、两坑发掘遗迹模拟展示等重要遗迹本体的保护展示工程。

三、 保护展示方法及工艺技术

    八十余年的考古发掘,揭露出三星堆遗址丰富的地面、地下遗迹。这些遗迹内涵深厚,特色独具,如气势巍然的夯土城墙,出土大宗国宝重器的一、二号祭祀坑,能直观反映城墙夯筑结构和方法的月亮湾城墙考古发掘剖面,以及成片分布的大型房屋基址等等。我们依据现有考古成果,突出展示三星堆遗址古城的总体格局和空间规模。以古城墙为主线,分西部、中部、南部三大展示区,分别展示西城墙及城壕、月亮湾城墙及城墙剖面、三星堆残堆、祭祀坑等重要遗迹。

(一) 月亮湾城墙剖面揭层展示

月亮湾城墙是三星堆遗址的内城墙之一,自1999年以来,考古人员对城墙剖面和城墙西侧进行了发掘,出土了大量三星堆遗址一至四期的陶器和玉石器,证明了月亮湾城墙是人工夯筑的城墙,它与西城墙、三星堆城墙形成了面积约1.6平方公里的内城。

在保护工程施工前,城墙剖面的表面出现青苔、蜂窝、局部土体塌落等病害,随后受地震影响多处出现裂缝和坍塌。因此,在剖面展示之前首先由考古专业人员对坍塌的夯土进行逐层清理和修整,从修整以后的城墙剖面,我们不仅可以清晰的看到月亮湾城墙由外向内、由低及高、分块单向斜坡堆筑的夯筑方法,同时又被其宽大的墙体和扑面而来的历史信息所震撼。

但是,月亮湾城墙首先是夯土城墙,剖面保存环境脆弱、保护难度大,这些特性使其成为保护展示工程中最具挑战性和创新性的课题。在保护展示方式上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一是剖面本体展示,即展示城墙剖面本体,同时对剖面加以养护,保持剖面夯土层的色泽和分层。二是剖面揭层展示,在真实的墙体表面展示城墙夯土的揭层,即观众看到的是1:1剖面揭层,而非城墙本体。对比上面两种展示方案,不难看出,暴露本体展示的方式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导致剖面的夯层颜色难以区分,普通观众很难看出城墙的夯土层和文化层等信息,同时,剖面养护也需专人管理和维护。而揭层展示虽然削弱了本体展示的现场感和观众体验,但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剖面养护的难题。上述两种方案分别得到了考古专家和规划专家的认同,难以取舍。最后,我们综合两种意见,采取了折中的方案,即展示真实的城墙剖面,同时对整个城墙剖面进行揭层。在满足观众近距离观看真实城墙剖面的同时,也为以后复原展示城墙剖面做好准备。

月亮湾城墙剖面保护棚的设计方案坚持自然通风、遮风挡雨的保护原则,其结构、外形、体量并无较大争议。因保护棚需要横跨城墙本体,所以保护棚地基地下部分仅下挖30厘米,以防破坏城墙夯土层。保护棚建筑材料采用轻型可逆材料。

(二) 祭祀坑覆罩露明和模拟展示

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的发现“堪与秦兵马俑媲美”。两坑出土各类器物约1500件(套),另出土海贝4600枚,除部分中原地区夏商时期常见的青铜容器、玉石器和巴蜀文化遗址常见的陶器外,大多是过去从未发现过的新器物,如青铜群像、青铜神树群、青铜太阳形器、青铜眼形器、金杖、金面罩等。

两坑发现发掘以后随即进行了填埋,而我们复原展示的两坑位于原来坑口之上,方向和形制与原坑保持一致,即原址原貌展示。为了尽可能真实反映两坑出土场景,防止土体开裂,我们对土质土色都进行了严格挑选,反复试验,全部由人工夯实,以保证展示效果。两坑坑口和四壁夯土做旧完成后,再根据当年考古发掘资料和照片1:1原位放置两坑出土文物复制品。通过1:1复原祭祀坑出土文物堆积面貌,让观众亲眼目睹上世纪这一伟大考古发现,体验祭祀坑激动人心的发现发掘经过,感受“沉睡数千年,一醒惊天下”惊心动魄的历史时刻。

 

(三) “三星堆”城墙覆土保护

在马牧河南岸的台地上,有三个起伏相连的黄土堆,因其形状分布犹如散落的星辰,故称三星堆。1988年考古发掘及调查资料表明,三星堆城墙是三星堆遗址内城墙之一,墙体横断面呈梯形,由主城墙和两侧护坡组成,长度约200米。因上个世纪70年代砖厂取土破坏而仅存半个土堆(以下简称残堆)。

由于长久的裸露和风雨侵蚀残堆本体南端断壁变形破裂明显,严重影响墙体强度和稳定性。根据设计方案,我们对残堆进行40~60厘米覆土挂网植草保护。在覆土保护之前,我们委托相关专业单位对残垣进行了植被清理、测绘、摄像等工作。同时,对施工区域内的坟墓和低压线路进行了迁改,将残垣西北角的机井房迁移至施工区域外,废弃了残垣西侧的灌溉渠另建新渠。而对已经消失的两个土堆将进行植被标识展示,并标明三星堆城墙的边界和壕沟。

 

(四) 考古探方和建筑(居住)基址复原展示

三星堆居住址位于三星堆城墙内外两侧的三星堆台地上,是三星堆遗址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三星堆遗址一至四期(公元前27世纪~7世纪)文化遗存在这里均有分布,堆积较厚,遗迹丰富。1980年以来,四川省考古研究院在此进行了多次考古发掘,发掘面积2830平方米,共发现40处三星堆遗址一至四期的地面建筑基址,分布十分密集,层层叠压,建筑形式比较复杂,一些建筑规格较高房基平面基本形制有长方形、方形和圆形几种,以方形为主,有10余平方米一间的木骨泥墙小屋,也有60平方米的大厅堂,还有数间连成一组,面积超过200平方米组合式建筑,其功能已超过一般居室的需要,可能是重要的公共活动场所。此外,还发现各种形状和用途的灰坑100余个,竖穴土坑墓4座,出土大量的陶器残片玉石礼器和工具。

我们根据1980年三星堆遗址发掘报告,用黄砂石复原展示该区域49个考古探方和房屋基槽、柱洞、墓葬、红烧土堆积等遗迹,总面积约1200平方米。同时,在真实的考古场地模拟考古人员的工作场景,使观众不仅能看到古蜀人的居住情况,还能加深对考古工作的理解。

 

四、 效果分析

三星堆遗址东城墙、西城墙、南城墙、三星堆城墙、月亮湾城墙等夯土城墙的本体保护展示采取退耕还草、竹篱和铁丝网围合,有效杜绝了农业耕种对遗迹本体的破坏,保护状况较好;三星堆残堆采取覆土挂网植草保护,效果良好;月亮湾城墙剖面搭建了保护棚向公众展示城墙夯土结构,由于夯土层中含有粘土,墙面裂缝的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祭祀坑采取1:1复原展示,由于坑口和坑壁与外界保持自然通风,青苔及裂缝问题初步得到了控制;考古探方和建筑基址复原展示以黄砂石雕刻出柱洞、基槽、墓葬、红烧土等遗迹,便于后期管理和维护,目前来看比较成功。

通过上述保护展示工程的实施,遗址景观风貌大为改观。同时,为了便于普通游客看懂考古遗迹,每个遗迹展示点辅以雕塑、说明版、标示牌等图文并茂的手段,虚实结合、新旧结合,在传播每个遗迹的名称、地理位置、发掘时间、出土文物等重要信息的同时,阐释遗迹的价值内涵,再现文物出土和考古发掘场景,使观众得到历史体验,提升对文物考古工作的兴趣。大遗址展示与博物馆馆藏文物的陈列互为补充、相得益彰,考古遗址公园雏形初显。

2014年5月,该工程顺利通过四川省文物局组织的竣工验收,其保护展示方式也得到了专家和文博界同行的认可。

五、 存在的问题与思考

(一)保护展示方式单一

三星堆遗址面积12平方公里,目前考古发掘面积10000平方米,大量文物仍埋藏地下,所以整个遗址区所呈现的是川西平原乡村景象,院落散布、沟渠纵横。

一般情况下,考古发掘结束后即采取回填保护,出土文物也被拿回博物馆进行展示,若要在遗址区进行原址展示通常只能采用露天展示、保护棚展示、标识展示、模拟复原展示等手段。由于遗址区文化埋藏非常浅(距地表仅30厘米),触摸屏、3D、数字技术等等高科技互动展示方式也无法实施,因为埋设线缆会破坏地下文物。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价值极高的遗迹因为难展示而不为大众所熟知,如:1929年燕道诚发现的400余件玉石器坑、1987年仓包包祭祀坑、1997年仁胜墓地、2000年月亮湾城墙内侧大型陶器祭祀坑和2012年青关山大型红烧土建筑基址(1000平方米的单体建筑)等等。

(二)遗址面积大,展线长,讲解难度大。

三星堆遗址地面遗迹主要是西城墙、月亮湾城墙、南城墙、三星堆城墙、东城墙等,而这些被当地人称为戴家梁子、陈家梁子的土埂,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很难形成直观的视觉冲击力,而在没有讲解员的解说时,短时间内则更难以理解一些专业考古术语。新建成的三大展示区域展线长约10公里,往返20公里。在讲解员的带领下,普通观众参观博物馆区两个展馆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如果增加遗址区的讲解,无疑是更大的挑战。

(三)遗址区村民生产生活与遗址保护展示矛盾长期存在。

三星堆考古遗址公园为开放性公园,保护范围涵盖7个行政村,涉及院落近百个,常住人口近万人,人口承载量过大。而文物保护客观上制约了当地经济发展,怎样使文物保护成果惠及当地村民,全面推进文物保护事业与当地经济和谐发展是今后保护展示面临的主要问题。如:祭祀坑展示区还有12户村民居住其中,这给遗址管理和展示带来一定的压力。

(四)旅游业的发展给遗址保护带来一定压力。

旅游业的高速发展对本来就很脆弱的大遗址的保护和管理带来一定的冲击。我们在实施展示工程时,也把生态环境的营造纳入其中,每一个展示区首先是环境优美,生态环境良好,希望游客在优美的环境中,能够多看一眼说明牌,对文物多一分敬意。

    综上,三星堆遗址保护展示仍在探索中行进。目前,我们正在积极开展《三星堆遗址保护总体规划》修编和《三星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编制工作,按照世界文化遗产的标准,最终实现集文物博览、科考探秘、文化体验、休闲观光为一体的、富含历史文化信息的三星堆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三星堆博物馆 · 广汉市文物管理局 Copyright 2011 SXD.CN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05012092号 电话:0838-5500349 传真:5500349 馆长信箱:sxd@sx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