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官方微博 三星堆博物馆 立即关注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 日本语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三星堆与南方丝绸之路

蜀水巴山,钟灵毓秀。巴蜀地区,是长江上游古代文明中心和中国文明的重要起源地之一。三星堆文明,则是此区于夏商时期出现的一支拥有灿烂青铜文化、大型城市和巴蜀符号(文字)的高度发达的古代文明,是中国古代区系文明中具有显著地域政治特征和鲜明文化特色的典型代表。其作为包涵多元文化因素的复合型文明,不仅深刻抉示出古代巴蜀具有悠久始源、独特文化模式和文化类型,亦昭然揭示三星堆文化和以它首开先河的巴蜀文化汇百川文化精神, 彻底否定了蜀无礼乐,无文字”之旧说,改变了所谓巴蜀文化自来就偏安一隅、受固步守缺之盆地意识”所牵引的传统看法雄辨地证明了植根于四川盆地的巴蜀文化乃参赞中文明多元整合、一体发展的主要动因之一,系构成中国文明起源和发展完整图景的重要一部

以三星堆为代表的巴蜀文化是一个开放型的文化体系不仅与中华文明其他地区特别是长江中下游文明具有互动关系,在中国古代西部开发建设史上发挥过积极而重要的作用——它以其悠久的历史和丰厚的文化底蕴、强劲的文化张力与辐射力而深刻影响并促进了其周边地区文化的发展。南方丝绸之路,正其向外传播与辐射的最重要孔道之一。

“丝绸之路”之称,系由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F.Von.Richthofen)于1877年正式提出,以丝绸贸易为主的东西方商路和交通路线,后成为古代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孔道的代名词,具有丰富的内涵。在古代中国的四大“丝绸之路”中,开通最早、线路最长、途经国家最多交通大动脉是“南方丝绸之路”(简称“南丝路”)。

南丝路系古代以通商贸易为主的多功能文化交流通道,其以成都平原为发源地,凿空万里,通向世界。早在先秦时期,自川经滇而西出中国至缅、印的国际交通线业已初步开通。蜀文化与滇文化之互通声气,巴蜀丝绸流布至西方,古代四川、云南与南亚、中亚、西亚和东南亚的多元交流和互动,便是经由这一古老的国际交通线而进行的。

纵观整个南丝路,在国内织成了西南及南方地区的巨大交通网络,在国外则与中南半岛、南亚、中亚、西亚联成国际交通网络,将中国西南古代文明与世界文明联系起来。

南丝路国内段起点是蜀文化中心——成都平原,自兹向南分东、西两道。西路灵关道(东汉时称牦牛道),经今邛崃、雅安、汉源、西昌、攀枝花、大姚,西折至大理。东路从成都南行至今乐山、宜宾,复沿五尺道经今昭通、曲靖,西折经昆明、楚雄,进抵大理。两道交汇于大理而继续西行,经保山、腾冲,出德宏抵达缅甸八莫,或从保山出瑞丽进抵八莫,跨入外域。两主道间不乏入滇之支线,另有更东之“牂牁道”,系从成都经今贵州西北至黔中,通过红水河、黔江、西江水路,经贵州、广西抵达广州而至南海。

南丝路国外段分西路、中路和东路三条。西路即史上著名的“蜀身毒道”,出云南至缅甸八莫,通至印度以至中亚、西亚,系纵贯亚洲的最古交通线。中路,系水陆相间的交通线,其水陆分程的起点为云南步头,初由陆路自蜀滇间之五尺道至昆明晋宁,再从晋宁至通海,复沿红河下航越南,此为沟通云南与中南半岛的最古老的水路。东路系从蜀入滇,至昆明,经弥勒,渡南盘江,经文山,出云南东南隅,经河江、宣光,循盘龙江而直抵河内。

上下千年,纵横万里。南丝路堪称是一部关于中国先秦汉晋时期西南地区古文化域外诸文化多元交流互动的“编年史”,商品贸易、文化交流和民族迁徙,成为南丝路在千载风云变幻中反复吟唱的主题,其在中西古代交通和经济文化交往中所具重要战略地位和历史意义不言而喻。南丝路青铜文化,正堪称直观反映南丝路春秋沧桑的史镜。

南方丝绸之路以巴蜀为重心,巴蜀文化三星堆文化核心苏秉琦先生曾指出:“四川的古文化与汉中、关中、江汉以至南亚次大陆都有关系,就中国与南亚的关系看,四川可以说是‘龙头’”。在古代西南地区,以三星堆青铜文化为代表的古蜀文化形成时间最早、发展水平最高,卓为此区之“文明高地”。而南丝路上,先秦至西汉时期所分布的由西南各族创造的其他青铜文化如昆明、滇青铜文化、夜郎青铜文化以及《史记》、《汉书》等记载的位于蜀滇之间的邛、笮青铜文化等则大多形成于春秋战国时代,迄战国末至西汉方臻于鼎盛。考古资料和研究成果表明,诸青铜文化实多与其北面的巴蜀文化尤其是古蜀文化有着深刻联系,南丝路的形成亦与西南地区这一“文明高地”——三星堆文明有着密切关系。三星堆文化中明显的印度地区和西亚近东文明的文化因素集结表明,早在商代三星堆文明就与亚洲其他文明古国有了文化交流。而南丝路沿途诸青铜文化中所含众多三星堆文化因素所勾勒出的蜀文化南传之斑斑史迹,又复反映出三星堆古蜀青铜文化在西南地区的历时性辐射、凝聚、传承和创新。总的来看,以三星堆为代表的古蜀青铜文化对西南地区各青铜文化的辐射与影响主要表现在:青铜人物造型、动物与植物(神树、树形器)造型、金杖和铜杖、三角援铜戈、有领铜璧、太阳图像及太阳崇拜等。诸文化因素均沿南丝路不同程度地南传,并在传播过程中与西南地区各族群所创造的青铜文化发生碰撞、交融、整合,影响了西南地区诸青铜文化的发展,同时,后者在吐故纳新中亦复葆有自身鲜明文化特征,由此而与巴蜀青铜文化共同构成了一幅丰富多彩西南地区青铜文化画卷。悠悠南丝路,是联系西南诸青铜文化的重要纽带,其彼此的熏染默化、往复与回授,其文化命运的起承转合以及西南地区民族文化与异域殊方之古文化的互通款曲,得以藉此进行和完成。

以三星堆为代表的古蜀文化,不仅较早地渗入和影响了其周边地区文化,且在西南地区民族文化整合融入中华文化圈的历史进程中起到了重大推动作用,还对东南亚地区一些文化因素的形成产生了久远影响,并通过南丝路西传,丰富了南亚、中亚、西亚和欧洲地中海文明的内容,对世界古代文明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正如李学勤先生“三星堆与南丝路青铜文化学术研讨会”上作学术报告时所指出:在我国古代几条丝绸之路中,最值得进一步研究的就是南丝路,其地位应和北丝路相当,它是将三星堆文明与世界文明紧密联系起来的国际交通线,也是欧亚古代文明互为联系的纽带之一。在南丝路文化中起着非常重要作用、居有关键地位的,一定就是三星堆文化。三星堆文明通过南丝路与世界古代文明互动往还,奠定了三星堆文明在世界古代文明中的重要地位。



三星堆博物馆 · 广汉市文物管理局 Copyright 2011 SXD.CN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05012092号 电话:0838-5500349 传真:5500349 馆长信箱:sxd@sxd.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