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官方微博 三星堆博物馆 立即关注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 日本语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广汉文物
广汉历次考古发现过程

文物考古   铁路部门紧密协作
广汉二龙岗宝成复线工地考古获重要发现

1995年7月1日,国家重点建设项目之一的宝成铁路复线建设工程在广汉段二龙岗取土填路基时发现出土文物,且均遭散失,经过广汉市文管所及当地派出所的努力,至7月20日大部分文物被追回,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广汉市文管所据追回文物青铜提梁卤,铜剑玉壁及取土工地调查情况确定,广汉二龙岗是一处战国晚期至两汉的古墓葬群,急须进行抢救性清理发掘,并按《文物保护法》有关规定,与宝成铁路复线建设指挥部及铁二局第五处取得联系,共同协商。铁路部门对此予以高度重视,表示保护文物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并由铁二局第五处向施工单位下了停止施工的通知。
    8月1日,铁二局宝成复线建设指挥部、四川省考古研究所、广汉市文化旅游局、广汉市文管所有关负责人汇聚广汉,就配合宝成复线建设工程、进行二龙岗墓群抢救性清理发掘的有关事项进行协商研究,并在文物保护、考古发掘计划及经费等方面达成共识。
8月3日,四川省考古研究所与广汉市文管所正式联合对广汉二龙岗墓群进行考古发掘,整个发掘面积2000余平方米,分南北二区进行。迄止10月20日,在南区1200平方米范围内共开1×20米探沟20条,揭露出两汉墓葬30座,其中土坑墓19座,砖室(棺)墓11座,在北区800平方米的范围内开1×20米探沟8条,揭露出两汉土坑墓、砖宝墓及窑址各一座,共出土各类文物近千件。
可以说,广汉二龙岗考古发掘所获是十分重要的发现,从已发掘出的文物资料看,广汉二龙岗两汉墓群分布密集,这样大的两汉墓群在四川考古史上尚无先例,尤其是东汉砖棺葬的首次发现,不仅填补了四川考古史的某些空白,而且丰富了汉代墓葬习俗,为研究汉代葬制。葬俗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另外,广汉二龙岗西汉土坑墓的随葬器物的组合变化情况也很特别,从两鼎、两方壶、两高领罐的组合到一鼎、一方壶、一高领罐的组合,变化有序,是四川考古史上出现的新资料。通过对这批资料的研究,有望建立起四川西汉土坑墓分期断代的标尺,从而解决四川考古工作几十年没有解决的问题。
10月18日,铁二局、宝成复线建设指挥部,四川省考古研究所有关领导视察了广汉二龙岗考古工地,对这次考古工作取得的重要发现予以高度评价,并表示铁路、文物考古部门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协作,使广汉二龙岗考古发掘顺利、圆满地结束。
 
随着我市村镇道路建设的深入开展,许多古墓葬相继出现,我所的考古发掘工作进入了一个新的高潮。

万福狮象村发现汉代砖室墓

十一月六日,我所接到万福乡派出所报告,万福狮象村七社在维修广青公路时有古墓出现,我所立即与万福文化站站长刘安忠同志,会同派出所前往调查了解情况。
经调查,该古墓为汉代砖室墓,为避免国家文物遭到流失和破坏,同时确保公路维修的顺利进行,决定立即对其进行抢救性发掘。经过五天的紧张发掘,圆满地完成了这次野外考古发掘任务。此墓长3.5米,宽2.5米,共清理出陶器15件,铜“五铢”钱数枚,铜“摇钱树叶片”1件。陶器中各式文俑、濮俑、陶鸭、陶狗等文物,造型生动细腻,多采用彩绘手法装饰,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新平永兴村发现汉代画像砖

十一月十一日,我所接到群众举报:新平乡永兴村乡镇公路建设在罗家包取土铺路基时发现汉代画像砖。我所立即会同新平乡文化站与派出所赶赴现场调查。在当地群众的积极配合下,很快收回汉代画像砖十一匹、花边砖三匹。这些画像砖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为了对该处文物进行更深入的调查和保护,我所拟定对罗家包已露头的六座汉代砖室墓进行抢救性发掘。发掘工作已于十一月十二日正式开始,预计不久即有重大考古成果出现。
 
雒城遗址考古发掘又有新发现

1997年12月,中国民航飞行学院计划在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古雒城遗址”范围内改建导航台地网工程,并主动与广汉市文管所取得联系,双方经过协商,在文物勘探、考古发掘以及勘探、发掘经费等方面达成共识,决定依照《文物保护法》有关规定,先由文物部门在该处进行考古勘探、发掘后再行施工。
本着文物保护和基建施工两利的原则,1997年12月23日至1998年4月28日,广汉市文管所对雒城遗址南墙东段(导航台)进行考古勘探和发掘。这次发掘,开5×5探方45个,实际发掘23个探方,另开探沟二条,发掘面积400平方米。
这次发掘,较为全面地揭露了该段城墙遗址,基本了解了该遗址的地层叠压关系,了解了城墙建造修筑方法和城墙结构,以及唐宋至明清时期对城墙的增补添修情况,丰富了雒城遗址资料。而几点重要发现,更是填补了1983年以来雒城遗址考古发掘的空白。
此次发掘,首次发现东汉城墙内包砖,内包砖应为单墙砌码,通过对内包砖与墙基砖的间距测算东汉城墙墙体宽度为6—7米;另据发掘中出土大量的汉代绳纹筒瓦、板瓦、瓦当,可以推测汉代城墙上应有建筑;此外还发现一宋代下水道,其宽240厘米,从而了解了宋代雒城排水系统的修筑方式。
这次发掘是基建单位与文物部门积极协作,较好贯彻《文物保护法》的又一范例。


              广汉市文物管理所
一九九八年七月十八日
 
2000年雒城遗址南段考古勘探发掘
情况汇报


今年6月,成都铁路局建兴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南门口进行商住楼建设,按照《文物保护法》的原则,我市文管所在建兴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支持配合下进行考古勘探、发掘。
此处地处东汉古雒城遗址的南边,1984年、1995年、1998年先后三次在其东侧的导航台、东嘉集体商住楼的建设中进行了考古勘探、发掘。揭露了古雒城城墙的外包砖墙基、古雒城城墙的内包砖、夯筑填土以及部分明清城墙等遗迹。出土了大量“雒城”、“雒官城墼”砖和不同时代的文物标本,收集了大量的考古发掘资料,填补了古雒城遗址考古发掘的空白。今年6月我市文管所又对原东嘉集团西侧的建兴房地产建筑工地进行了勘探、发掘。同样发现东汉夯筑墙基遗迹。
6月20日—6月29日我文管所在此地布25×1.5米探沟一条,编号2000GL(S)T:1,经过10天的发掘基本了解了此段的情况,现将其情况汇报如下:
一、地层。此处地层上部为现代建筑基础,中部为明清一近代地层,出土大量汉代以及明清陶片,再下为唐宋地层,主要出土有彩釉陶片,此层以下继续出现少量的夯土层,应为汉代古雒城城墙遗迹,其地层分布与导航台,东嘉集团地层分布基本一致。
二、遗迹。由于历代的破坏,此段的东汉古雒城墙夯土只有少部分遗留,但仍能看出其夯筑遗迹。
三、出土文物。此次发掘出土大量文物标本,主要为汉代绳纹瓦片、陶片、宋代彩釉陶片、明清及现代瓷片,对研究此处不同时代的地层关系提供了实物资料。另外,此次考古还出有汉代铭文瓦当、铜箭簇等。
建兴房地产工地的勘探、发掘使西起下南街口东至导航台转角的东汉至明清城墙的面貌得到了全面了解,并使东汉雒城遗址的东南隅考古得到了补充,为全面了解古雒城遗址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广汉市文管所

 

 

2000年7月
 
省考古所与我所联合对地勘局基建工地进行
考古调查

为配合我市旧城改造和原川陕公路扩建工程,四川省核工业地质局广汉管理处拟在原拆除的房屋基址上另建离退休职工活动中心。由于其所选地址位于古雒城的东南部,极有可能埋藏地下文物,尤其可能与古雒城城墙基础有关。 2001年5月8日,四川省核工业地质局广汉管理处向广汉市文管所提出申请。鉴于上述原因,我所随即向上级主管部门和分管领导作了汇报,并提出对该工地进行抢救性的勘探工作。
6月1日,四川省文物局就此事作出批示,同意由四川省考古所按照《文物保护法》有关规定对该工地进行抢救性发掘调查。
6月4日,四川省考古所派员前往我所,并对工地现场进行了察看调查。经研究,决定本着文物保护与经济建设两利的原则与我所联合进行考古调查工作。
6月5日,考古调查工作队正式成立,四川省考古所考古队陈祖军同志任领队,我所业务人员徐伟、肖玉具体负责探方及探沟的发掘、记录及后期资料整理工作,周金山、钟小林同志负责后勤及相关联络工作。在工作队确定之后,领队陈祖军同志就考古调查工作的布方、记录及工作方法、纪律等进行了要求。随后,工作队进场选址,根据实际情况,布5×5探方一个,2×10米探沟一条,考古调查工作正式开始。
这次考古调查工作,得到了上级部门和四川省核工业地质局广汉管理处的大力支持,广汉市文化旅游局局长曾绪浩,文物科长李晋凉,办公室副主任朱大成亲临现场并作重要指示,四川省考古所副所长李昭和也赴文管所了解工作开展情况并提出希望。我们相信,有了上级部门及领导的关心支持,此次工作一定会圆满顺利地完成。
 
广汉市出土宋代钱币窖藏

2002年7月1日下午,广汉市文物管理所接群众举报在市政建设东西大街扩建工程东门工地过程中,发现文物出土。接报告后我所庚即派出业务员赶赴到现场,巡警大队当日值班巡警亦赶往现场进行保护。
通过了解,出土文物系一褐釉陶坛(已毁),内贮大量“崇宁通宝”铜钱,其钱文为瘦体金文,是北宋末年货币,经辨识清点,该次出土“崇宁通宝”钱币3000余枚,重约70公斤。其中还发现有“元祐通宝”、“元丰通宝”、“大观通宝”、“政和通宝”、“崇宁通宝”钱币各一枚,另有数枚小铜币因锈蚀严重尚不能辨识。
此次出土的宋代钱币窖藏数量之大在我市还属首次,对于研究宋代币字、流通等提供了实物佐证。目前这“崇宁通宝”钱币被市文物管理所收藏。
鉴于现场施工民工南丰石坝村2社村民梁成虎、曾形楷、贺岱刚等主动将此批“崇宁通宝”上交文物管理部门的行动给予了奖励。
 
多方努力流失文物失而复得

4月18日,广汉市恒丰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宏苑小区二期工程施工中发现一古墓。市文管所得到消息后,庚即前往现场进行调查,初步判定为一宋代砖室残墓,出土部分文物已被哄抢。
4月19日,市文管所一方面在恒丰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大力支持下,对该墓进行了抢救性清理,出土大量宋代陶片。另一方面配合市公安局对流失在外的文物进行跟踪追缴。4月21日追回了包括宋代陶俑、陶鸽等流失的全部文物。
目前此墓出土的文物及标本正在进一步的整理修复之中。
 
关于高坪镇圆觉村发现汉代墓葬的情况汇报

广汉市人民政府:
2003年3月28日晚,我市高坪镇圆觉村砖厂在十社社员钟昌友责任田取土时发现文物,挖方民工从土中取出铜鼎、铜钫、铜釜、铜蒜头壶、陶鼎、陶墩等文物。砖厂负责人王厂长和该村治保主任得知此事后立即向高坪镇派出所报告,该所接到报案后,立即组织警力对现场进行了保护,并责令其民工主动交出了出土文物,就文物采取了妥善保管措施,同时电话通知市文体局,市文体局得知后立即派有关人员火速赶往现场,连夜将文物运回并移交文管所保管。次日上午,文管所派员再次赶到现场就出土文物相关情况进行调查,经了解得知,该地段原名枣子坟地,地势较高。50年代改为农田,从出土器物的器形、现场地形分析,初步推断,该墓为西汉早期土坑墓,是既95年二龙岗发现西汉墓葬后的又一重大发现,它对研究广汉西汉早期历史提供了有利的实物资料,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广汉市副市长徐春龙、德阳市文化局副局长包育建、赵科长、考古所刘所长和广汉文体局辜局长、朱科长、高坪镇陈镇长也先后赶到现场,就该墓的保护范围、保护标志和看守人员等相关事宜作了具本安排部署,就该墓的考古勘探发掘经费也通过协商落实,该墓得到省文物局、省考古研究所、德阳市文化局、德阳市考古研究所及广汉市政府、广汉市文体局的高度重视,具体勘探发掘工作已在进行中。
广汉市文物管理所
                                          2003年3月31日
 
关于顺德路宋墓抢救性清理的情况汇报

德阳市文化局文物科:
2002年11月10日,广汉市园林建筑公司电话告称他们在顺德路市政搬迁房2号楼工地施工中发现一座古墓,我所庚即派员前往现场进行调查。经了解,该工地在用挖掘机取土时发现此墓,该墓墓门附近的卷拱砖已损坏,墓内积水已被施工方用抽水机抽尽。经初步认定,该墓为宋代砖石墓。
由于该工地为市政工程,工期紧张,加之该墓已被损坏。11月11日,我所在与建设单位市城建开发总公司协商后,组织业务人员按照《田野考古操作规程》进行抢救性清理,清理工作至11月16日结束。
该墓墓室长4米、宽1.4米、高1.7米,从墓中出土的买土券考证,该墓的建造年代为北宋绍圣三年(公元1097年)距今905年。随葬器物包括武士俑、牵马俑、人首蛇身俑、陶房、铜镜等36件。资料整理工作将在后期进行。

 


广汉市文物管理所
                                       2002年11月21日

2005年广汉台子包东汉砖室墓群
抢救性清理情况简报

一、地理位置
广汉台子包位于广汉市区约5公里的北外乡高桥村,面积约1800平方米,南高北低,南部高出地面2-3米。北邻广木公路。西南与广岳铁路相汇,东与广汉市区相望。
二、发现与抢救性清理
2005年3月。省重点工程(青——广——什)公路建设中,将台子包的北边挖掘掉,南边仅留下约200平方米的土包,并在此处发现古墓葬。3月28日广汉市文物管理所得知消息后,立即赶赴现场调查、踏勘。在现场发现大量东汉花边砖及汉代陶片,收集到几匹画像砖。北边一砖室墓已完全暴露地表,墓室大部分已在施工中被毁坏。并发现一大型石室房房顶,加之现场围观群众较多,秩序混乱,情况十分危急,经现场研究决定一方面向文物主管部门汇报,一方面进行抢救性清理,在第一座东汉砖室墓清理完毕后,在其南边又有古墓葬暴露地表。4月2日,在广汉市交通局的大力支持配合下,我所对又暴露出的古墓葬继续进行了抢救性清理。
三、墓葬
经过半个多月的抢救性清理,共发现东汉砖室墓4座,编号为005GBTMl-2005GBTM4。由于农业生产已将上土层破坏,故开口均在井土层下。其墓室均为砖室墓,有甬道,呈凸字形,大致为东西走向,墓室破坏扰乱严重。出土器物较少,且大多残破不堪,应为早年多次被盗和多年的农业生产破坏所致。这里着重对2005GBT:M1、2005GBT:M2进行介绍。
MI、东汉画像砖墓,由于先前生产和目前施工,墓室已大部分被破
坏。残长10米,宽3.6米,有甬道,呈凸字形,墓向282o。在墓室(包括甬道)两侧的腰部嵌有一线画像砖。墓室中部有大石房,墓室东端摆放石棺(残)2具,另外还出土有一些散碎陶片。
M2:东汉砖室墓,破坏,扰乱严重,长9.16米,宽3.3米,有甬道,呈凸字形,墓向260o。墓室均用卷草纹花边砖砌成。西部甬道出土有铜
土有铜盆1件、陶俑数10件以及一扇石房门。墓室中部有一大石房(其房的三面墙均用条砖砖砌而成),东部为1具东西走向砖棺(已扰乱、损毁);在砖棺比边出土有大量“五珠”铜钱。
四、出土器物
(一)石房2座,均为仿东汉房屋结构,其建造方法略有不同,其中
M1山土石房工艺水平较高,保存也较为完好。
M1出土的石房为仿东汉房屋结构(由于机械的施工的原因,该石房出土时损坏严重)。其房顶、房身均为石料凿刻而成,长3.1米,宽1.66米,高1.4米,为二重檐歇山式,四周有梁,下有基座。房的一面中央有门,门两侧刻有二窗。侧面一端也有门。门均为双扇置于石斗,可开关,四壁与其座榫铆相接。
(二)画象砖
Ml出土有十余匹画像砖,其内容多为出行、宴饮、技乐等。
(三)铜器
此次清理中出土铜器较少,有铜盆、铜权、铜盖弓帽、铜泡丁等。
(四)陶器
由于年代久远加之多次破坏,陶器大部分不完整或已成碎片,从形制上大致可分为陶俑、陶动物、陶房、绿釉陶座等。
(五)铜钱
此次清理出土东汉“五铢”铜钱数十枚。
五、领导重视
在此次抢救性清理中,各级领导非常重视。德阳市文化局文物科科长赵明、德阳市考古所所长刘章泽以及广汉市政府副市长徐春龙、广汉市文体局局长辜继德等领导多次到现场指导,并给予大力支持。
六、结语
2005年3月广汉台子包东汉砖室墓的清理及出土的文物,为研究四
川地区历史及东汉的墓葬制度提供了一定的实物资料。其画像砖的出土极为重要,是研究汉代政治、经济、仪仗、风俗、艺术等的重要依据,大石房的出土则填补了广汉出土石房的空白,丰富了我市馆藏文物藏品的内容。
由于多种原因以及墓群本身破坏,扰乱严重,对其墓葬的完整结构、建造方式等方面未能准确定性,所以仅将本次抢救性清理的基本情况整理汇报。希望能为今后东汉砖室墓的进一步研究提供借鉴、参考。
 
 

                                      广汉市文物管理所
                                    二00五年四月二十四日



三星堆博物馆 · 广汉市文物管理局 Copyright 2011 SXD.CN 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05012092号 电话:0838-5500349 传真:5500349 馆长信箱:sxd@sxd.cn